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当毕加索遇上费里尼

Louis Hothothot:北京有毕加索大展,巴黎则有《当费里尼梦到毕加索》展。电影大师费里尼是毕加索的崇拜者之一。

北京最火热的展览《毕加索——一位天才的诞生》的海报,选择了毕加索1906年的一幅自画像。

1906年,毕加索25岁,对着镜子,像速写一样,画下萌萌的自己。此时的毕加索,已经完全走完了古典主义、蓝色时期和粉红色时期,距离他给现代美术史开天辟地,仅仅早了一年。而展览的标题,就叫做《天才的诞生》。没错,一年之后的1907年,毕加索画出了《亚威农少女》,成为现代绘画史上最重要的作品。美术史学家贡布里希评价到:“毕加索之所以是8000年来绘画史上最重要的画家……因为他的时代是绘画遭遇摄影和各种技术强烈挑战的时代,绘画艺术走到了尽头,很多画家都改行了,而毕加索,为绘画找到了出路。”展览海报没有选择毕加索最具代表性的、让人敬畏的史诗级的、复杂的作品,而是用这么一个速写一样的“萌”画像,开启了大师的亲和力之路,这个营销策略,还真饱受赞誉。

“萌”,如今在中国大众文化中,是最有亲和力的元素之一。消费心理学家曾经分析过,当物质水平解决了温饱的问题,人们会抽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关注个人的情感;而这个时候,孩子气的东西,会被人们(包括成年人)所珍视。当代中国人,小福而安,喜欢萌、喜欢hello kitty、喜欢米菲、喜欢宫崎骏,都是一些轻盈素淡的调调儿——这些现象都不是偶然的。可以说,萌文化,是当代最具市场价值的文化产品之一;也可以说,唤醒消费者的童心,也是资本运作的重要手段。

但是,毕加索的价值不是“萌”,而是好奇心,他一生保持了孩子般的独特观察角度,还有随心所欲创作的自由。他有不上大学的自由,他有年纪轻轻流浪巴黎的自由,他有掌握多种媒介的自由,他也有在几种流派之间同时流窜创作的自由,他甚至还有加入共产党的自由。为此,资本主义政权反感他的政治身份,而拥抱他的自由主义美学;社会主义国家反过来赞扬他的政治立场,却又排斥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创作。”尽管如此,在冷战时代,他还能受到两个阵营的爱戴,仿佛拥有了顽皮孩子的特权。

1962年,在毕加索80岁生日的时候,郭沫若还曾发去贺电。其中,郭沫若称毕加索为“同志”,并祝贺“长生不老”。这样的贺词,不知道毕加索受不受得起。反正,他这个时期(83岁)的自画像,貌似更加顽劣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毕加索一生不仅对革命题材的现实主义绘画敬而远之,而且“用一生的时间学习怎么画得像个孩子。”

艺术史论家曾谈到中国当代文化是从“85新潮”开始,跳跃性地拿来了当时的后现代主义,而越过了现代主义。所以,从古典主义到现代主义,也就是从印象派到毕加索的100多年现代主义艺术史,始终是中国大众审美的断档期。

最近几年,尤伦斯试图为中国补上现代艺术这节课,将西方大师,比如杜尚等引入中国。尤伦斯的馆长田霏宇谈到:“艺术怎么能改变生活,怎么能影响到更多人。让艺术改变生活要建立在大家必须学会怎么看艺术的基础上。那我觉得这个展览是一个非常好的锻炼机会,去了解一个神话级的艺术家作品。毕加索展可能会对我们观众群体的欣赏能力和水平有很大的帮助和提升。”通过毕加索职业生涯的回顾,他走过的从古典主义到立体主义的路——活生生的历史,连接上断了线的现代主义美术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大发5分3D—大发3d手机客户端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大发5分3D—大发3d手机客户端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