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从萨伊到熊彼特:再谈供给侧

邵宇、陈达飞:高质量发展一定是供给侧的,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定是创新驱动的。但若需求才是经济的短板,那供给只有在反作用于需求的时候,才是有效的。

时下中国,经济改革领域,只要被冠之“供给侧”之名,便有种高大上的感觉。

在经济学理论中,一谈到“供给侧”,第一个想到的应该是提出“萨伊定律”(Say’s Law)——“生产给产品创造需求”(《政治经济学概论》,p. 152)——的法国著名经济学家让•巴蒂斯特•萨伊(Jean-Baptiste Say,1767~1832)。由于生产即供给,詹姆斯•穆勒(James Mill,1773~1836)将其诠释称“供给创造需求”,而后便一直沿用至今。

萨伊生活在拿破仑统治下的法国。1803年,他出版了代表作《政治经济学概论》,除绪论外,全书分3个部分,分别阐述了财富的生产、分配和消费。他将自己视为亚当•斯密理论的解释者,而且认为斯密的理论经过他的解释而变得更加系统化。

萨伊的经济理论是其政治或政策主张的武器。众所周知,斯密是古典经济学的开山鼻祖,其基本主张是让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去调节行为人的经济行为。萨伊继承了斯密的衣钵,肯定了只有在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条件下,生产三要素(劳动、资本和自然力)才能发挥其最大生产力。在讨论影响生产的各种因素时,萨伊着重反对拿破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认为“干预本身就是坏事”,“利己主义是最好的教师”,这就像斯密关于面包师、屠夫和酿酒师中所表达的一样。稍作延伸,便知他的言外之意是,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人们在自利心的驱使下,会自发组织生产,而生产本身会创造需求,从而不会出现普遍过剩的现象。这样一来,政府也就没有了干预经济的现实基础了。换成现在的流行说法,就是政府没必要进行逆周期调节(lean against the wind)。

在萨伊的逻辑里,货币被视为“价值转移的手段”。对于有些人将产品过剩归因为货币短缺的说法,萨伊认为是错误的,是庸俗的。从而,任何商品能否被销售出去,关键不在于转移的中间过程,而在于转移的终点,即其他产品。所以,萨伊的结论就变为:“一种产物一经产出,从那时刻起,就给价值与它相等的其他产品开辟了销路”。

现在看来,萨伊的论述,即便能说是逻辑自洽的,但由于其抽离了现实中的诸多元素,对现实经济的解释力也是不够的,比如1929-1933年的大萧条的发生,就至少部分宣告了萨伊定律的破产。这是因为,货币远不止发挥交易媒介这一种职能,还有价值储藏等。即使货币不能解释所有的生产过剩行为,但至少在凯恩斯所描述的“流动性陷阱”中,它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流动性陷阱出现时,货币需求变得极具弹性,这时,作为交换媒介职能的货币是不能正常发挥作用的。当萨伊原本以为的只是交换媒介的货币转而变成了价值储藏形式,也就是“价值转移手段”出了问题的时候,生产出现了过剩,需求显得严重不足。

我们并不想过多阐述萨伊理论的对错,及其逻辑的缺陷,而是想以其对于供给和需求关系的表述和论证作为出发点,或者参照物,来思考当下中国的供给侧改革。

萨伊想表达的是,需求的不足源自生产,即供给能力的缺失。如果转换成因果关系来表述,应该是:因为政府干预,所以供给不足,又因为供给不足,所以需求不足。因果链条中,供给是短板,所以,让市场发挥作用,提升供给能力,自然也会创造需求,这是萨伊对经济现实的理解和对该现实的实然描述,从而得到一种应该注重供给侧的应然表达。所以,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表述,与萨伊定律的政策内涵是一致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大发5分3D—大发3d手机客户端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大发5分3D—大发3d手机客户端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